新闻内容

故事:30岁被老妈催婚,闺蜜家的帅弟弟一把抱住我,说是我男友
作者:匿名 2019-10-21 18:53:25 热度:384

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周寒洲

如果我知道偷偷回家的后果,我就被出差的姐姐扔进了周燕一万年前的冰山。在保护自己生命的原则下,余乐肯定会继续生活在国外。

不幸的是,世界上没有后悔药,所以我们只能退掉它,解决它。

“嗨!”余乐变成了招牌式的微笑,向周燕问好。

周燕冷冷地点点头,拿着手提箱离开了。

虽然余乐原本不打算从她身上感受到祖国人民的热情,但也没想到会受到这种冷淡的接待。忍耐了很长一段时间后,他等到上了公共汽车,然后说:“我很久没见你了,但你还是那么不可爱。”

周燕反驳道,“即使你对可爱有误解,但它一直是一些女孩的专利,而不是全部。”

我差点忘了这个女人通常说话很大方,但是当她谈到别人时,她不能说太多。

一旦余乐输了,他对副驾驶保持沉默。

当汽车拐进周燕的街区时,他又说:“否则,我最好去我姐姐家住,这样我们就不用熬夜注意了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周燕拒绝了,“我保证余雅回来之前会看着你。”

“我保证哪儿也不会去。我会每天向你报告行程。”余乐从未放弃讨价还价。

周燕用眼睛告诉他没有讨论。

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相似的名字,冷血动物周燕已经和他的妹妹余雅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。这两个人关系很好,有时甚至他的兄弟也觉得他必须靠边站。

“事实上,”余乐没有反抗,问出了他心中的猜测,“你喜欢我姐姐吗?”

周燕看着他,什么也没说。

她回答了这样一个愚蠢的问题,怀疑自己失去了智商。

然而,余乐很激动,用震惊的表情看着她。“我真的是对的吗?”

周燕停下车说不出话来,“如果你没有失忆症,你应该记得你姐姐有男朋友。”

“…那你就不太可能患相思病了。”余乐的眼里充满了同情,她似乎被当成了一个不爱她的可怜的小家伙,所以她表现得像个朋友。

周燕没有说话,突然解开安全带,俯下身,强迫那个男人坐到座位和窗户的角落里,板着脸看着他。

“你,你在干什么?”余乐把安全带紧紧地握在手中,假装平静地看着她。

周燕懒得和他废话,于是“唔”地吻了他的脸。直到那时,她才慢慢地说,“我需要继续证明我的方向吗?”

余乐没想到她会突然出来。她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,“不,不,不。”

说起来,这不是周燕第一次利用余乐。

余乐高中毕业后,第一次被余亚扔进周燕。当时,家人要求他出国留学。他拒绝了,偷偷买了一张票,连夜逃往余亚。

当他到达时,余雅忙得一天吃不完三顿饭。她没有时间照顾他。她只是把手转过去,把他交给周燕照顾。

周燕脾气不好,不喜欢说话。平时,她也喜欢回答或忽略他。他真的认为自己是个野孩子,不能整天回家。

结果,有一次他在酒吧里发疯,喝了太多酒后头晕目眩,成为敌对女性的目标。他不得不带他去附近的酒店休息。

他挣扎着把她推开,藏在马桶里,打电话给余亚,但他联系不上。

不行,他只能向周燕求助。

“为什么?”周燕有公式化的语调。

余乐忘了找茬,三言两语就说了他的情况”...你能来接我吗?”

“哪里?”

“太空俱乐部,”

周燕很快就来了,穿着职业服装,显然是直接从公司来的。

她把他放在肩上,几乎承担了他所有的重量,并努力把他从厕所里提了出来。直到那时,他才注意到她实际上又瘦又瘦,通常只是因为她冷漠的脸,她才显得精力充沛,事实上她只是个小女人。

但是这个小女人看起来像个救世主,把他从那里带了出来。

当时,在外面等着的女人自然不愿意挡着路,狠狠地盯着周燕:“你不明白先来后到的规则吗?”

余乐看着这两个人,做了一个快速的计算。周燕在身高和体重上都不占优势。万一打架,她瘦弱的胳膊和腿承受不了两巴掌。

他内心的绝望正在蔓延。

但是周燕很平静,面面相觑。

正当于乐以为她已经准备好让敌人把我按住的时候,周燕把手放在他的腰上,突然在他的腰上摸了两下。

他既羞愧又焦虑。他抓住她的手,正要低下头问。然而,她锐利地看了他一眼以阻止他。他只能再次压抑自己的话。

然后他看着她,对街对面的女人说,“对不起,他是我的。”

这个女人震惊了,立刻笑了。她似乎认为他是一张混合着食物和饮料的小白脸。她遗憾地说,“既然有主人,就别想了。”

余乐非常生气,他想打人。

走出酒吧,周燕恢复了她一贯的冰山脸,仿佛刚刚触摸他的女人不是她。

从那以后,她也对他做了同样的事情,但是余乐并不像她那样自由自在。每次我见到她,我的脑海都会自动弹出那晚暧昧的场景。

虽然她只是摸了他的腰两次,但是男人的腰可以随便摸吗?

和...她还说他是她的,不是字面意思吗?!

这样一想,结果是余乐看见周燕想躲起来,消失了,莫名其妙地想,使他不再介意出去玩,每天老老实实呆在家里。

余亚对此事并不熟悉,但是当他整理好的时候,他谦恭地向周燕征求意见。

这时候,余乐正躺在他旁边的沙发上,昏昏欲睡。他隐约听到周燕说,“有些人就是不打扫。”

那天晚上她真的只是参加了一个节目,目的是恐吓他。

余乐莫名其妙地有点生气了。“腾”坐起来,严厉地盯着周燕,试图问她是什么意思。然而,当触摸余亚询问的眼神时,他清醒了,找到了一个蹩脚的理由说:“我决定出国留学。”

余乐从过去的经历中吸取教训,重新思考了一遍,只觉得周燕在重复同样的把戏。

她跟他有什么性取向的证据,是为了给他钱跑一趟,想吓唬他老实点,然后冷静下来。

她认为这样,他会被打倒吗?

开玩笑的。

为了证明自己,余乐在时差后的第二天潇洒地出去了,两个晚上没有回家。

我以为周燕会在会上给他打电话,询问他的下落。但是这个女人对他视而不见,完全采纳了一项采购政策。

这就是她答应他妹妹看他的吗?

她考虑得如此周到,以至于找不到任何迷路的人。

余乐有点沮丧。最后,她屏住呼吸,准备屈尊提醒她自己的义务。

当他打电话给她时,周燕似乎很惊讶:“你为什么打电话给我?”

“我忘了带钥匙。”余乐漫不经心地撒谎了。

“那不关我的事……”周燕说了一半,终于想起这个人现在和她一起住在这里,话锋一转,“你在哪里?下班后我来接你。”

余乐,尽管他很笨,但还是意识到有些不对劲。“你不应该忘记我和你住在一起?”

“对不起。”周燕很诚实。“我习惯了,但我记不起来了。”

"……"

从头到尾,他只表演了一场独角戏。人们根本没有想到他。余乐立即感到心、肝、脾、肺和肾疼痛。

要不是隔着屏幕,他真想当场给她看三英尺的血迹。

过了一会儿,他轻蔑地笑了笑,生气地说,“不,我认为打扰你不合适。反正街上到处都是旅馆。我可以找个地方住,不会打扰你。”

说完狠狠挂了电话。

入住酒店的第四天,余乐终于收到了周燕的消息。

“你在哪里?”她问道。

余乐心想,你终于可以想起我了。

但是他没有注意到她。起初,他不可能这么容易注意到她。他不得不把她挂在外面。

但是时间太晚了,他错过了最好的回复时间。接下来是周燕的另一条信息:“今晚不要回来。”

"!"

她不是在找他回家,而是告诉他不要回去?!

余岳非常生气,说:“如果你不回来,你就不会回来。”

但是一想到她可能带一个男人回家,他就被特别指示不要回去。不知何故,他觉得自己心里像一团火。他坐立不安了很长时间,决定跑回去。

当我匆忙赶到周燕家时,我很高兴看到门半开着。房间里传来一个陌生女人厌恶的声音:“周燕,别以为你长大后长着坚硬的翅膀就能对我的话充耳不闻……”

听这口气,余乐猜测来人是周燕的母亲,不敢冲进去。但他等了半天,也没听到周燕说话,忍不住探出头往里面看。

周燕面对着他,站在沙发前,手挂在一边,现在握着拳头。

房间里余李娟坐在沙发上,恳切地说,“你说你快30了,不谈恋爱也不说结婚生子,你想干什么?你想让别人看我的笑话,是吗?你知道邻居们在背后说了什么吗?他们都说如果你有什么问题让你独自一人。”

“周燕,我求你了,好吗?身体上和心理上,如果你生病了,你会去看医生吗?我求求你,不要让我再被嘲笑了!”

“周燕,我跟你谈谈,你听到了吗?这是你年轻时做的事。你听我说的,回去后做你应该做的事。如果你真的想让我伤心,我现在就撞上你...哎哟,我怎么会生出像你这样冷血无情的东西……”

余李娟看到劝说失败,开始大吵大闹。

周燕一句话也没说,接受了所有的冷嘲热讽。

余乐深感苦恼。

他希望她能像此刻对他一样说话尖刻。如果她不同意他的意见,他就无话可说,她也不会这么沉默。

如果她不痛哭流涕,别人怎么知道她受伤了,她完全受伤了?

他突然想起他过去不喜欢周燕的冷漠,于是向余亚抱怨。

余雅当时说了什么?她侧视了他一眼,说道:“每个人体框架的缺陷不是一夜之间形成的。然而,人们通常会因为一点点个性问题而抓住别人,然后以各种方式批评他们。”

“但是当你抱怨她的冷漠、敏感和好斗时,你有没有想过没有人喜欢被人憎恨?她一定努力过了,努力过了,但她还是不能自己摆脱这个角色,最后不得不露出丑陋的脸。”

“所以她才这样长大,用尽了所有的力气。如果你在她的环境中长大,你可能不会像她现在这样好。”

他当时不明白,但这时他突然明白了。

在房间里,周燕终于不可理喻地平静了下来:“你说完了吗?那就回去吧。”

李娟屏住呼吸,举起手把杯子放在桌子上:“周燕,你眼里还有我妈妈吗?!”

她站起来,走到周燕面前,见她油盐不进,干脆一扬手就准备打。

但是可以举起的手没有倒下。它被抓住挂在半空中。

余乐拽着她的胳膊,从高处礼貌而冷漠地看着她:“阿姨,阿扬怎么了?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。”

“你是谁?”李娟盯着他。

乐松推开她,拥抱了周燕。“我是燕的男朋友。我叫于乐。”

周燕终于没有拒绝余乐的帮助。

这么多年来,不管她能假装有多强大,每次面对李娟,她似乎都回到了童年。无助和无助的感觉如此清晰和强烈,她甚至无法反驳她。

她害怕一旦她开口,她强烈的平静就会完全崩溃。

所以这一次,这一次,让她也依靠,保护她心中的孩子。即使这个谎言后来被发现,她也会面临李娟更多的指责也没关系。

刚一送走余李娟,周燕马上就把余乐的关系弄清楚了。

"我想我告诉过你不要回来。"

“如果我不回来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他语气中的担心令人痛苦。周燕听不见。她深吸一口气,对他微笑。“没关系。我已经习惯了。”

"你知道你现在比哭还丑吗?"余乐毫不留情地揭穿了她。

周燕一滞,“别以为你帮我,可以……”

“周燕,”余乐打断她,抱住她的肩膀,让她看着他的眼睛,“人们不会习惯受伤,但他们会忍受和支持他们。然而,如果你感到疼痛,不要大声喊痛,如果你感到疼痛,不要说痛,别人只会对你造成更多伤害,但你必须不断刷新你的容忍下限。但是你能忍受多久?你能坚持多久?”

周燕咬着嘴唇,没有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。“别担心。”(作品的标题是“小可爱”。作者是周寒洲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wikihomebiz.com 岛石诸冯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